Site icon Travel Daily

婺源旅游,续写“梦里老家”传奇

wuyuan
wuyuan

江西日报消息,在中国地图上,赣东北山区的婺源县并不起眼,但在中国旅游业的版图上,婺源却以白墙黛瓦、青山绿水、黄花红叶,泼洒下了五彩斑斓的亮色。

游客从寥寥无几到去年超1200万人次,门票收入由零到去年的3.1亿元,婺源仅用了15年时间,这一巨变,让人称奇,令人惊羡。

婺源县内各景点,遍布游客的足迹;各种旅游攻略,不缺婺源的声音。明天的婺源,将以怎样的新姿态,续写“梦里老家”的传奇?

  新姿态一:在快与慢中找到平衡点,由排浪式旅游向自驾游、深度游转变

眼下正是旅游淡季,婺源也不例外。不过,今冬却有些繁忙,京福高铁婺源站建设进入扫尾阶段。2月1日,记者在婺源站看到,上百工人正冒着冷雨紧张施工。工人们告诉记者,再过几个月,高铁列车就要在婺源停靠了。

“中国铁路鼻祖”詹天佑的家乡,高铁来了!“通车后,婺源到北京只需5个小时!”为此有人说,婺源旅游将进入“高铁时代”。

且慢!快中有喜,也有忧。车来得快,走得也快,客留不住,就带不动婺源旅游业综合收入。婺源看到了这个问题,开始营造“静能量,慢生活”旅游新生态。高铁到来之前,完成了国家乡村旅游度假实验区总体规划编制,建成了旅游交通环线和自行车道旅游公路。

借梯发力,婺源再次提升城乡环境,提升基础设施,提升景区品位。火车站片区建成,县城外环线贯通,江湾开始建高品位新区,一批景区创4A级、5A级。赋春镇让沉寂的9条古驿道重见天日。游客春赏兰,夏避暑,秋看枫,冬探鸳鸯,村与村之间可以通过驿道和自行车道连通,营造了一个个“让人发呆”的好去处。

快交通,慢布局;快节奏,慢旅游——婺源在快与慢中找到了平衡点。现在,婺源既有一批商业味浓的景点,更留住了大量景深味长的村落,更适合自驾游与深度游。

  新姿态二:在保与变中找到契合点,由拼资源向倡导绿色、循环旅游转变

婺源遇到并仍将面对“成长的烦恼”:名气越大,人气越旺,涌进婺源的钱越多。是过度开发,还是走绿色之路?显然是后者。2011年,县里开始对旅游资源进行收储,成立了全国首家旅游资源收储管理中心,建立了旅游资源储备库。县财政每年拿出300万元以上资金保护古建筑,投入2亿元对全县上万栋非徽派建筑进行改造。

月亮湾是婺源经典景区,是世界濒危鸟类黄喉噪鹛的繁殖地。3年前,一家企业有意在这里开发大型旅游项目。面对数亿元的投资,要还是不要?婺源县委、县政府经过反复认证,最终否定了这个项目。

只保不变,没有生机。婺源在保中求变,抢救和复活旅游资源,营造一山一幅画、一村一世界的境界。篁岭从一个藏匿在大山里的无名小村脱颖而出,得益于民间资本的“眼力”和活力,本土企业家注资3亿多元,采取转换产权的方式,用山下新建的洋房置换篁岭117户村民的老房子,对老房子进行修缮。此外,还从山下购买数栋濒临倒毁的徽式民居,按原样恢复到篁岭村。

无独有偶。清华镇洪村60多栋老房子吸引了浙江一家企业,企业和洪村一对一帮扶,投入数百万元,修石板路,改造古民居。婺源县思口镇西冲村近来在网上很红火。究其原因,是村中两栋老房子被人整体承租,第一期投入400多万元,在不伤筋动骨的前提下,对民居进行修缮和内装修,游客慕名而来,住下了就不想走。

篁岭神话,洪村模式,西冲样板,揭示一个道理:光靠一县财力和争取的项目资金,保护数以千计的古建筑,是杯水车薪。只有让民间资本进入古建保护领域,才能给婺源古民居的保护带来量变和质变,最大限度保护旅游资源。

  新姿态三:在浅与深中找到着力点,由粗放型、低档次向质量型、差异化转变

1200万人次,门票收入3.1亿元,细算得出一个结论:婺源旅游要提质。拼人次,上粗放型、低端的旅游项目,将不可持续。

2月1日,记者在《梦里老家》实景演出场地看到,大型舞台就建在清澈的河流边。为了打造这台乡土大戏,婺源及相关企业将陆续投入10亿元。节目负责人告诉记者,游客来婺源,晚上没什么看的,“梦里老家”填补了这一空白,提升了婺源旅游的品位。

仅有徽式建筑和青山绿水,只是表象,要让徽式民居和山水风光入心入骨,还要靠文化基因。婺源把文化保护纳入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、城乡建设规划、财政预算和各级领导责任制考核。县财政每年拿出专项资金,用于文化保护开发,已挖掘出徽剧、傩舞、地戏、抬阁、茶道,以及遗失近百年又极富地域特色的香灯草龙、豆腐架等民间民俗艺术。现在,婺源已开发出傩面、木雕、砚雕等旅游商品100多种,有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6人。将文化植入景点与服务,品位得以提升。源头、瑶湾、贵树州等生态度假旅游区,篁岭民俗文化,熹园朱子文化,丛溪庄园,古驿道拾阶等,都为婺源旅游向质量型、差异化转变,作出了示范。

婺源旅游是一场没有终点的接力赛,以新思路新举措发展旅游业,婺源的新征程,一定风景如画。

Exit mobile version